主页 > T优生活 >专访》王鼎钧:作文是练习使用本国语文的初阶,文学创作是使用本 >

T优生活

06-14

专访》王鼎钧:作文是练习使用本国语文的初阶,文学创作是使用本


852点赞

587浏览

专访》王鼎钧:作文是练习使用本国语文的初阶,文学创作是使用本

2018年是资深作家王鼎钧活跃出版业的一年,年初由联经出版推出积累40年的哲思笔记《灵感》;年中印刻出版重新装帧发行「王鼎钧回忆录四部曲」;年底有马可孛罗收整鼎公五册散文集,以经典复刻典藏版面市;木马文化亦推出五册「作文与写作系列」全新修订典藏版,此二系列都预计于明(2019)年春季出齐。

年逾九十的文坛巨匠迄今勠力创作,笔耕不辍,令人感佩。尤其「作文与写作系列」,为与当代年轻人一同讨论写作,更有许多章节重新改写。本文邀请资深媒体人、前华府作家协会会长傅士玲提问,前辈作家在言谈对话间,为读者揭示他毕生阅读、写作以及推广文学的信念。

访问/傅士玲
整理/Annie Liu
照片/王鼎钧提供

1963年您出版了第一本书,从那时算起,您写作超过50年了。还有,1945年您的文章第一次在副刊发表,如果从那个时候算起,您写作超过70年了。是什幺动力支持您写这幺久,这幺专心?

因素应该不止一个,把所有的因素归纳起来,得一个共同的核心:我爱中文,非常爱中文。中文美丽,她的前身是图画;中文神祕,她的前身是符咒;中文温暖,她是中华文化传递的薪火。

您说中文温暖,是不是因为人在外国,需要拥抱中华文化?

不完全是那样。我第一天坐进教室的时候,我就觉得中文温暖,算术冷酷。中文里头有天地君亲师,有唐宋元明清,有金木水火土,算术里头只有鸡兔同笼。

现在您一天的时间大致如何安排?是否有固定的时间阅读、写作?

我不能自由支配我的时间,一生都是用零碎的时间写作。我也不能有系统的读书,总是随着工作的需要零碎阅读。我在这方面乏善可陈。我想现代人应该练一种功夫,如何利用零碎的时间规画自己的完整。

前几年,您的写作量依然不小,最近修改补充作文五书,接下来还要修改补充人生三书,工作量也很大。写作是一件劳心劳力的工作,怎样和养生并重?

我并不注意养生,但是有意外收获。这些年,写作是我的修行,写作的时候心里没有杂念,没有恶念,不求自利,与人为善。这样做,本来是为了提高写作的境界,对健康也有益处。写作是我的祈祷,我把祈求,盼望,反省,抱怨,都从这里释放出去,与读者对话,上达天听,这样写成的文章言之有物,对健康也有益处。我把写作的时间分成段落,中间做体操做复健运动,利用运动的时间思考,这样做本来是为了增加写作的效率,同时对健康也有益处。

您最喜欢的作家?为什幺?

当年我们学习的时候,有一位老师叮嘱大家:文章是人家的好,这句话对我影响深刻。每一位作家都有他的长处,我阅读,为了把他的长处找出来,跟他学,三人行皆是我师。学一个字是一字师,学一句话是一句师,当然还有一事之师,一理之师,一境界之师。




王鼎钧

与您联络时发现,您的信件结尾常出现「从我的iPad传送」,「从我的iPhone传送」。您经常使用3C产品吗?每天使用的时间大约多少?

我执笔写字已经有困难,幸亏电脑救了我,也可以说电脑救了汉字。纯粹当做工具看,汉字有缺点,电脑帮衬它,给它补救。汉字进了电脑,更可爱了,书写,查找,编辑,都方便多了。想当年曹雪芹如果有电脑,他在怡红轩中披阅十载,增删五次,纂成目录,分出章回,要省多少力气,后四十回千古难断的公案也不致发生了。

您前后写了五本书跟年轻人一同讨论写作(《作文七巧》、《作文十九问》、《文学种籽》、《古文观止化读》、《讲理》),现在木马文化以「作文与写作系列」的名称出版全新典藏版,您做了不少修正与补充。记得您曾经劝告老作家不要修改从前的作品,对于当年如此畅销、叫好叫座的作品,是什幺原因或想法,让您破例修改?

图书馆把书分成两大类:想像的和非想像的。人到老年,最好别去修改以前想像的作品,我们见过一些例子,越改越差。非想像的作品可以改,有时候必须改,我们见过一些例子,越改越好。我这些谈作文谈写作的书可以修改,其中一本《讲理》,有许多章节重新改写。

在〈新版自序〉中您提到,《讲理》的体例模仿《文心》,幼年这本书深深影响了您。能否谈谈这本书如何影响您的写作?

这本书模拟了中小学作文课教学的情形,针对性如此明显,我的感受强烈。着作者叶绍钧和夏丏尊两位先生,从文学的高度穿透作文,又以作文为斑管窥探文学,启发性大,对我影响至今。

您的作文系列,也能给今天的年轻人同样的启发吗?

但愿如此,这是我的祈祷。这几本书虽然不是一气呵成,其中脉络一贯,作文是什幺?是练习使用本国语文的初阶。文学创作是什幺?是使用本国语文的极致。前段是师渡,后段是自渡。有人说学校的作文教学妨碍文学天赋发展,我不认为如此。

这里面还有一个作用,作文成绩好,升学考试的时候占优势。我重视读书升学,重视那几门冷酷的课程,从不嘲笑分数、名次、毕业文凭,因此我也劝别人重视国文和作文。在作文这一门,我认为可以追求分数名次,同时也追求了使用本国语言文字的能力。我希望能在这方面尽一点力量。

说到文学,这一系列里面有一本《文学种籽》,看样子您是把这本书放在这条路的终站,迎接络绎而来的人。这本书有什幺背景故事吗?

我在大概20岁的时候,读过艾芜写的《文学手册》,那时候我很需要这样一本书,但是他的《文学手册》对我并没有多少帮助。我一直找另外一本,找到的是《文学概论》,大学一年级的教科书,未免艰深。

终于我想自己写一本。我的《文学种籽》也许就是《文学概论》的通俗版。我推广文学,做的是通俗工作,信条是以执简驭繁、化难为易。不过我写这本书的时候初到纽约,没有任何参考书,全凭自己的记忆和体会,所以有特色,发生影响。

有什幺题材或故事,您想写但是还没有写?

没有了,借用毛姆的一句话:我是熄灭了的火山。

作文与写作系列
《作文七巧》《作文十九问》《文学种籽》《古文观止化读》《讲理》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