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P嗨生活 >监察院纠正卫福部:境外移植器官通报不完整,最大宗是中国 >

P嗨生活

07-26

监察院纠正卫福部:境外移植器官通报不完整,最大宗是中国


980点赞

398浏览

台湾法令规定在境外接受器官移植返国后须通报移植医院、医师姓名等资料,但监委调查发现,近三年来,通报内容有欠完整,卫福部任由此情况持续发生,无法确保器官来源、受赠者安全,且未依法通报的病患也可享健保给付之抗排斥药物,通过纠正卫福部,卫福部回应将透过抗排斥药物健保不予给付来督促病患通报;另外报告中也发现,移植器官最大宗是去中国,且有集中于特定医院、医师情况。

《中央社》报导,监察委员田秋堇、张武修昨(8)日下午召开记者会,田秋堇、张武修说,非法人体器官移植涉及极大暴利,甚至导致骇人听闻的强摘器官情事,国际间主张人体器官移植取得器官来源应具备透明、可溯性,确保捐赠者及受赠者的安全,并禁止有违反伦理的医疗行为。

田秋堇、张武修指出,台湾修正施行的《人体器官移植条例》第10条规定,境外接受器官移植后,在国内医院接受移植后续治疗者,应提供4项资料,包括移植器官类目、所在国家、医院名称及医师姓名予医院,再由医院完成通报。

但经4位监委田秋堇、王幼玲、杨芳婉、张武修调查发现,多笔通报资料移植医院、主治医师等栏位,有空白未填,或填不详、未告知等;部分医院通报资料明显错误,高达接近8成的通报内容有欠完整,《风传媒》报导,调查过程还发现有些医师只写「境外医师」,甚至明明在中国天津就医却写「日本」之谎报状况。

未依法通报器官来源者,2018年8月份卫福部查复指出,境外移植病患多为50岁以上,且大都由家属协助安排,病人对就医过程「不知情」,或以「个人隐私」为由,连移植医院、主刀医师都不填。

《中央社》报导,4位监委认为《人体器官移植条例》施行至今已经3年多,卫福部坐视国内医院及境外器官移植病人未依法填写资料,任由未通报、登录的情事持续发生,对此情形也未进行勾稽、查处,3年多来面对通报状况不佳也未曾开出一张罚单,以致无法掌握境外器官移植的实际情形,监察院通过纠正卫福部。

境外接受器官移植最大宗是中国

监委的调查也发现,国人境外接受器官移植最大宗是去中国,且有集中于特定医院、医师情况;而后续返国接受国内追蹤,则集中在中国附医和中山附医2家医院。

《新头壳》报导,监察院根据卫福部于函指出,境外接受器官情形之人数应为368人;该清单中,有73人次之「移植时间」、「移植国家」、「移植医院」及「主治医师」全部空白,剔除后实际登录之人数为295人。

这295人次中,心脏移植1人次、肝脏移植42人次、肾脏移植252人次;移植国家以中国最多,有281人次。而在中国接受移植时,主要移植医院包括广州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(78人次)、天津第一中心医院(32人次)、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(27人次)和长沙中南大学湘雅医学第三附属医院(20人次)。

另外在中国接受肾脏移植,有66人次之病人,其主治医师均为「广州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袁小鹏医师」,接受袁医师移植之病患,有58人次在中山附医追蹤,另外袁医师曾有8天于同1日内为国内2名病患进行肾脏移植手术。

《风传媒》报导,监委张武修在记者会上表示,过去有许多科学调查发现,赴中国接受器官移植病患比在台湾接受手术者死亡率高好几倍、寿命较短,意思是去中国较无保障,「我们如果放任买不好的瑕疵品,接受黑心的,这样没办法保护我们老百姓。」

田秋堇则说表示,国人汇到境外做器官移植,主要是因国内器官捐赠人数及等待捐赠的人数仍有极大落差,病患必须等上好几年才排得到器官捐赠,因此也将一併调查卫福部对器官捐赠宣导活动的规画方式、经费及宣导强度,发现确实有所不足,应予改善。

卫福部:用健保给付药物来应对

卫福部则在深夜发声明稿回应,医事司司长石崇良表示,本年起将透过健保申报资料库,每月比对新增使用抗排斥药物的境外器官移植病人名单,病人及医院如未依法完成通报者,本月起将不再以健保给付抗排斥药,待其完整登录后才办理给付作业,若还是不愿意完整登陆,最重将依法开罚15万元。

卫福部也重申,禁止任何器官仲介、买卖等商业化行为,并积极落实器官移植制度之透明及可追溯性,而对于部分返国追蹤治疗案例较为集中之医院,亦会要求地方卫生主管机关加强查核,同时也呼吁国人踊跃响应签署器官捐赠同意书。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