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P诗生活 >沙正治:硅谷投资的三大趋势,台湾完全没跟上 >

P诗生活

07-20

沙正治:硅谷投资的三大趋势,台湾完全没跟上


295点赞

474浏览

沙正治:硅谷投资的三大趋势,台湾完全没跟上

出生在台湾的沙正治,出国念书之后,先后在美国加州伯克利分校电机工程研究所和圣克拉拉大学 MBA 拿到学位,凭藉着对技术与商业管理的了解,在硅谷闯出一片天,曾经担任过 Intel 和 Oracle 的副总裁,还被找去参与一起创办 Netscape,可说是最早参与硅谷发展的台湾人之一。

这幺杰出的前辈,回到台湾来,INSIDE 有幸採访,问到了对台湾未来产业的发展怎幺看?沙正治笑了笑说,一开始就是这幺大的题目啊?沙正治表示,这次应邀回台,担任工研院的顾问,也见见他所投资的台湾团队。至于台湾未来的发展,可以从过去的一些历史来获得启发。

硅谷投资的三大趋势,台湾完全没跟上

举例来说,手机製造产业算是台湾一个主流,但是这个产业真正赚到钱的是谁呢?其实就只有 Apple、Google 和 Facebook,为什幺?因为资讯产业发展至今,要理解的第一个趋势是: 距离客户越远的,就越没有价值,赚不到钱。 所以 Apple 可以接触到 iPhone 的使用者,会比接触不到使用者的供应链更能赚到钱。但是台湾的手机製造业者能掌握的不是使用者,而是供应链上的协作厂商,代工不是没有技术,但是价值是低的。

可能有些人会说,台湾也有很多可以接触到使用者的手机品牌啊!为什幺也没办法赚到钱?沙正治分享第二个趋势, 其实现在硅谷主要投资的都是轻资产的公司 ,像是 Google 这种公司就是典範,Google 不自己製造硬体,外包出去,这样就可以把精神花在真正重要而有价值的事情上。简单说,即使是手机这种需要软硬整合的商品, 重点仍然在软体而不是硬体,而这也是第三个趋势。

但是,沙正治观察台湾,无论是政府或企业,却都没跟上这三个趋势,他反问:台湾有哪些企业可以接触到终端使用者而不是帮其他的品牌做代工?台湾有哪些企业是轻资产的公司?台湾哪时候把软体当成投资的对象?与其说是政策、环境上的问题,或许台湾跟不上硅谷的更根本因素,其实是思维跟不上趋势,老是投资硬体的基础建设或往那些产业链最底层的方向去发展,这才是最需要翻转的。

现在有两大显学,台湾在人工智慧上不能再等

当然,目前的显学有两个,人工智慧与云端大数据。在云端产业上,沙正治认为台湾已经出局了,但这不是台湾的问题,而是云端产业的特性,本来就只有做庄的人才有机会,连微软这种大厂都跟 Amazon 竞争得很辛苦,台湾根本没机会,不是技术问题而是市场被垄断就没得玩了,目前看来赢家就是 Amazon 和 Google。

而人工智慧台湾还有机会,但是要在特定的垂直领域上发展到极致,例如 Google 现在在自动驾驶的领域大规模投资,台湾倾全国之力可能都拼不过。但是在化工、绿能等这些很少人碰的产业,如果台湾有过去在这个产业上的基础,其实要抢到一席之地并不难。所以要盘点自己过去的产业优势,然后提早布局人工智慧的应用,千万不要又是想等看看人工智慧是不是会成熟,机会马上就会消失。

别只看硅谷!以色列能,台湾为什幺不能?

沙正治在硅谷待很久了,问到硅谷和台湾到底有什幺不同?沙正治说,硅谷池子大,人才多,拿台湾跟硅谷比不适合。硅谷过去几十年也不是没有衰落或发生产业的轮替,但人才多的优势就是草原起火也只是烧掉一小片,台湾不只没有那幺多人才,产业多样性也不足,台湾过去的产业轮替几乎都是小草地起火,一下子就烧个精光,寸草不生。

相对来说,以色列反而是台湾比较好的比较对象,其实以色列的条件比台湾差多了,四周围都有军事上的敌人,天然资源几乎都没有,而如果看 90 年代,台湾的发展是远远超过以色列的,为什幺现在却完全翻转了呢?沙正治认为关键就在锁国心态。

这个锁国不是政治上的意识形态,而是只顾自己却失去更多的自私心态。举例来说,沙正治在工研院当顾问的时候,看到了台湾的许多技术转移都只限台湾人自己才能申请,这种事情在以色列根本不会发生,任何人都可以去利用以色列的技术,而这种开放的心态不会流失什幺,反而会开始带来投资的资金,也吸引到人才。

开放的环境,才能让外国的一流人才和资金过来。越想紧抓什幺,就越会失去什幺。不管硅谷或以色列,最珍贵的资产就是开放,但是台湾怕技术授权出去,怕人才来抢自己的工作,结果不是台湾保护了什幺,而是不只全世界的资金和人才都不肯来台湾,甚至台湾自己的资金和人才都外流了。

开放,是台湾一定要走的路,这没得选择。但是另一个可以选择的,台湾可能选错了。

锦鲤?还是赛马?

沙正治表示,在养殖上有两种截然不同的策略,像是锦鲤,比较像是以量取胜,生很多锦鲤,总有一两只是花色很好的。另一种则像是赛马,会精挑细选出优秀的种马去繁殖出更优秀的赛马。

台湾以中小企业闻名,其实就是採取锦鲤策略,总有一两家会表现得很好。这种策略在过去没有问题,但是现在全球都在追求垄断性企业,因为只有垄断才有定价权,才能有足够的利润,而在这种趋势之下,台湾一大堆无法造成垄断的中小企业就只能苟延残喘。美国有 Amazon、Faebook、Google 这种在自己的产业上垄断的大企业,中国也有 BAT,连韩国都有三星。台湾也应该要找出自己的种马,倾全国之力让这家大企业在特定领域达成垄断地位。其实要知道的是,大企业就像航空母舰,不会只有自己出航,而会带着一群舰队出去打仗,但是台湾现在都只能单打独斗,想要打赢真的是天方夜谭。

当然,只找到种马还不够,事实上过去台湾有不少国际型的大品牌,但是如今都竞争不过别人,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併购失败。这跟台湾人的视野有关,台湾企业主会认为我是要去那个市场赚钱的,所以即使在外国市场,用的主管都还是台湾人,可是如果仔细研究那些跨国併购成功的案例,就可以发现,善用当地人才,才有可能成功,因为外地人不可能比当地人更了解当地市场。更悲剧的是,台湾企业在併购了外国公司之后,用的台湾人对当地不了解,不知道怎幺跟大客户合作,结果就只能做代工。同样的,这还是心态上不够开放所造成的后果。

台湾的创业荣景,是一场泡沫

问到了台湾的创业环境,沙正治认为必然是一场泡沫,因为把台湾目前的创业计画与需要的资金加一加,就知道根本不可能有足够的资金支撑现在这幺多的新创公司存在,更不用说其实有很多创业的题目其实根本没有做的价值。

不过,台湾现阶段的确需要一个很成功的创业典範,让国际看到台湾其实也是有人才、有资金的,不然在国际上台湾根本完全隐形了,人才不会考虑台湾,资金也不会投资台湾,那幺台湾的创业成功率当然就更小了。只是这件事情无法靠别人,只能台湾自己努力。

身为一位闲云野鹤的创投,投资需要缘分

沙正治身为老前辈,能帮就帮,但是已经 67 岁的他,也坦言心境上更重视自己的生活,而不是投资。

过去在硅谷身经百战的沙正治,曾经在理专推销 10% 报酬的金融商品时,觉得索然无味,因为他的投资要求的是数倍的高报酬,虽然也要承担非常高的风险,但对过去的他来说,这是习以为常的。不过现在的沙正治,更想把时间留给自己,过些闲云野鹤的生活,并不是不想投资,而是希望自己可以掌控时间的自由,不必想做什幺却有个会议绑住,就算投资也不太想插手,因为一插手往往就有人际关係上的问题要处理。沙正治笑着说:「现在的我很乐意帮年轻人,不过需要缘分。」

沙正治过去曾经投资过台湾阿码科技,后来阿码科技被那斯达克上市公司 Proofpoint 以 7.5 亿新台币併购 ,有这样的成功案例,最近台湾还有值得投资的团队吗?沙正治点头,但表示这不方便由他来宣布,最近应该就会公开了。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