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U一生活 >专访》离开高中后,为什幺我们还需要历史?——专访「故事:写给 >

U一生活

06-14

专访》离开高中后,为什幺我们还需要历史?——专访「故事:写给


878点赞

364浏览

专访》离开高中后,为什幺我们还需要历史?——专访「故事:写给

▇ 史学界学长学弟,记不得初次相遇始末

网站「故事:写给所有人的历史」(以下简称「故事」)共同创办人陈建守和「故事」专栏作家吴政纬初次见面,约在师大商圈水準书店旁,这个历史性的时刻里发生了什幺事,自然是说故事不能漏掉的细节。吴政纬听了却搔搔头,脸上浮起忆及天宝旧事的表情,未几答道:「欸——想不起来了」,一旁的陈建守也歪着头:「那真的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」。

那时,「故事」还只是一个想法,团队的雏形未闻胎动,更遑论拟定具体的书写计画。要知道任何停留在脑子里的作品都是杰作,付诸行动却总是困难重重,只是任谁也无法预料,三年的时间倏忽而过,当年的胚胎已然顺产,而且长大成人,还有了一个「史多礼股份有限公司」的名字。史多礼,啊,是story对吧?谁能想到,他们不仅专心把说故事说好,还开了一间公司。

在那次之前,对两人来说,彼此都是传说中的人物。同样出身师大历史硕士,博士班碰巧又都在台大历史所就读,两人却是前脚进后脚出,时间刚好错开,没碰上面。但学界就这幺点大,名字总能经由口耳相传,两人终究没有错过。

先是网站创办人涂丰恩开了头,说要做一个网站来刊登文章,找了陈建守跟谢金鱼,起初没有想过开公司,即便不是存心做功德,但大抵仅是兴趣使然。接着就是各自招兵买马,「建守学长在师大历史系非常有名,传言中对学弟妹非常照顾」,吴政纬说第一次见面时他还是个硕士生,就被陈建守找去写文章,因为是慕名已久的学长,又是自己感兴趣的主题,便欣然同意。「另一方面也是用学长的身分胁迫他啦」,陈建守玩笑说,吴政纬连忙澄清:「没有没有,完全没有胁迫!」

▇ 除了关注历史,也留意好酒与米仓凉子​

吴政纬长期关注明清时期中国与朝鲜的往来,他透过朝鲜使节的眼睛,看到一个大众所陌生的中国。使节其实就是外交人员,当时的中国是东亚文明的中心,而朝鲜又奉明朝为天朝正统,在那个没有脸书、Line与越洋电话等通讯管道的时代,中朝关係的维繫特别倚重于朝鲜的这些「朝天使」。肩负社稷存亡大任的使节,心中一边挂记朝鲜政局的安稳,一边对汉文化满溢着仰慕之情,于是在兴邦丧邦的巨大张力底下,朝鲜使者心中流淌的是丰沛而複杂的情感。

所以吴政纬说,「我一直对意识型态跟人的关係很感兴趣,我很好奇人在极大程度的压力之下会做出什幺样的选择,我想知道是什幺东西可以勾起人的情绪,我觉得这是我自己很重要的母题」,今年七月才刚出版的《从汉城到燕京:朝鲜使者眼中的东亚世界》里满纸的情感何来不言可喻。

「其实我应该替他补充一下,他有个休闲活动是喝酒。他大概不好意思讲,所以我替他讲,喝酒是他写作最重要的一个辅助」,陈建守补充,外表沉稳斯文的吴政纬有千杯不醉的本事。至于酒品,「还可以还可以,还行……啦,至少不会卢,这样就很好了。」

陈建守关注的是史学方法论,「比如你盖房子前需要一张透视全局的蓝图,先搭建骨架,接下来才能灌水泥、建外墙、贴磁砖。」相较之下,陈建守对于历史叙事背后的思想有更高的兴趣与敏感度。善于进行抽象思考的陈建守,在不做研究的时候也关注时下社会的脉动,包括时尚的、健康的、影剧的议题,「我总觉得必须不断更新自己的大脑,所以得接触这些最新的东西。」

也或者,看部长剧吧。偏好什幺类型?「很简单,就看我喜不喜欢那个女主角嘛,比如说我年轻的时候很喜欢那个谁……忘了叫什幺名字」,这次换吴政纬吐槽陈建守,「呵呵,我知道你在说谁,米仓凉子。」「对,后来我就一直追蹤她的作品。」

▇「我们相对保守,没办法从外太空讲到内子宫。」

离开高中后,为什幺我们还需要历史?陈建守说:「我们大家都有过去,那就是历史,历史会对我们的思想产生影响,所以每当遇到事情的时候,大家都会把历史搬出来讲,无论是南海的问题,钓鱼台的问题,还是课纲的问题。如果历史没有用,为什幺课纲会吵得这幺兇?但是常有人质疑历史不实用,对我来说这是一个很无知且无聊的想法。」

只是,许多人以为掌握了历史,就能拥有过去,进而理解现在,但历史并非一片透明,叙事背后的立场角力像一道阴影,藏着许多秘密。吴政纬说:「我们的社会太快想要求结果,期待每件事情马上就有一个很简单的二元对立的答案,但有时候事情的状况是介于『之间』的」,例如今年四月《华盛顿邮报》提及美国总统川普转述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话,说韩国曾是中国的一部分,若从中朝关係的历史变迁来看,这个问题本身的複杂性,远远超越是与非的分判。

无论是从方法论的角度检视历史的叙事,或在史料中体贴人物的情感,他们其实是用不同的方法阅读世界,说出不同的故事。但,他们只是「故事」这个庞大团队里的两个人。

「史多礼」这间成立不久的公司,支领全薪的人其实只有五个,却透过「故事」这个平台集结了上百位作者与编辑,拥有庞大的产能。产出的内容包含欧洲史、中国上古史、海洋史、台湾史、近代史、明清史等,更规划各种专题如近代日本的形成、猫狗的历史、东南亚的历史、弱势族群的历史。「故事」的存在,已成为台湾史学研究版图中的一块拼图。

确实,「故事」的存在感相当鲜明,但在一个已经拥有学术单位负责史学研究的社会里,又该如何定位「故事」存在的意义?陈建守说:「我跟涂丰恩一直觉得,我们不是在做历史普及,其实我们是相对保守的,没办法从外太空讲到内子宫。我们也不是跟主流学界对立、搞独立,我们只是换一种方式来谈历史,所以才叫『故事』。」

▇ 故事与说书还不够,世界需要更多知识性平台

他们改变了历史研究的载体,受众便从学院扩及广大的网路使用者。但「史多礼」想做的更多:以线上产出的内容为基础,举办各种线下的讲座与书评会;因应课纲的改革,与中学端历史教师合作,规划专属选修教材;掌握视觉媒体传播优势,将现有内容动画化;配合书籍出版,开发主题小旅行,例如可以全台的老戏院或老邮局为主轴,带读者走读台湾。「最后,我们应该要成立一个知识共和国」,目前「史多礼」品牌底下有「故事」与「说书」两个平台,但「新的平台应该要不断地产生,若能串连目前线上各种知识性平台,这个共和国会将会非常强大」。

这段话,陈建守几乎是一口气说完的,或许这张蓝图不只是想像吧。从「故事」在网路社群中的接受度而言,对历史有兴趣的人超乎想像的多,而即便最初谁也没把握能走多远,但「史多礼」出现了。况且,现在有曹永和文教基金会、洪建全教育文化基金会的支持,以及读者的小额捐款,这些来自民间的力量,正如同水泥砖瓦,一步步地建造着知识共和国。


从汉城到燕京:朝鲜使者眼中的东亚世界
作者:吴政纬   
出版:秀威资讯
定价:350元
【内容简介➤】
 


作者简介:吴政纬  

现为国立台湾大学历史学系博士班研究生,「说书 Speaking of Books」编辑委员。着有《眷眷明朝:朝鲜士人的中国论述与文化心态(1600-1800)》,以及学术论文〈寓思明于志怪:董含《三冈识略》的历史书写〉等作品。


时代的先行者:改变历史观念的十种视野
作者:陈建守/主编  
译者:林俊宏、庄胜全、陈禹仲、陈建元、陈建守、傅扬、黄璐、韩承桦、谢柏晖/合译
出版:独立作家  
定价:360元
【内容简介➤】


主编:陈建守
台湾大学历史学研究所博士候选人,2014-2015为哈佛大学费正清研究中心访问学员。研究兴趣为中国近现代思想文化史、中国近现代学术史以及当代西方史学理论。着有《燕京大学与现代中国史学发展》,主编《史家的诞生:探访西方史学殿堂的十扇窗》、《德/赛先生‧五四运动研究书目》。另有单篇论文、翻译及书评三十篇。本书由其邀集林俊宏、庄胜全、陈禹仲、陈建元、傅扬、黄璐、韩承桦、谢柏晖等海内外青年学者群精心合译,并特邀清华大学历史研究所讲座教授李弘祺、东华大学历史学系专任副教授蒋竹山撰写专序。

译者简介
林俊宏
国立台湾师範大学翻译研究所博士生

庄胜全
国立政治大学台湾史研究所博士班研究生

陈禹仲
伦敦大学玛丽皇后学院政治思想史硕士

陈建元
国立台湾大学历史学研究所硕士

陈建守
国立台湾大学历史学研究所博士候选人

傅扬
剑桥大学东亚系博士候选人

黄璐
复旦大学史学理论及史学史专业博士生

韩承桦
国立台湾大学历史学研究所博士生

谢柏晖
香港大学香港人文社会研究所博士生

 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