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P诗生活 >专访》确认彼此生命的位置:我是爸爸的女儿─李荐宏与李瑾伦父女 >

P诗生活

06-14

专访》确认彼此生命的位置:我是爸爸的女儿─李荐宏与李瑾伦父女


745点赞

856浏览

专访》确认彼此生命的位置:我是爸爸的女儿─李荐宏与李瑾伦父女

左:画家李荐宏画作〈河川之秋〉;右:绘本作家李瑾伦最新作《呼唤我的猫》(图片来源:灰灰基地美术馆、上谊文化,背景素材:unsplash;合成:陈宥任)

享誉童书界的绘本作家李瑾伦,长年深耕高雄,经营「灰灰基地美术馆」。父亲节前夕,她将带着同样具高知名度的画家父亲李荐宏的作品,举办「我是爸爸的女儿─李荐宏与李瑾伦父女联展」,7月29日到8月18日,于台北科技大学艺文中心进行。开展前,特别刊出专访,带读者一窥绘画之家的精彩互动。

熟悉儿童图文书的读者一定不陌生,李瑾伦是《子儿,吐吐》、《动物医院三十九号》或《讲猫的坏话》等十余本精彩好书的作者。她于今年春天出版的《呼唤我的猫》,更入选英国图书信託基金会的「每月推荐好书」。不过,大概只有少数读者知道,李瑾伦有个同样很会画画的父亲。


专访》确认彼此生命的位置:我是爸爸的女儿─李荐宏与李瑾伦父女

李瑾伦(右)与父亲在《子儿吐吐25週年原画展》合影

从另一个角度来看,李瑾伦一直都是「李教授的女儿」。其父李荐宏是国内画坛知名的画家学者,曾任台北科技大学设计学院院长,同时是世纪画会、南北水彩画会创始人。1949年李荐宏考进台北师範学校艺术科,师承大师李石樵,擅长水彩画,后获得公费留学,到日本攻读工业设计,返国后任教于台北工专(现为国立台北科技大学),直到70岁退休。

7月底,李瑾伦将在父亲执教40年的台北科技大学艺文中心,为父亲举办「我是爸爸的女儿─李荐宏与李瑾伦父女联展」。这是父女第一次联展,两人的作品将在这难得的机会共同呈现,相互辉映。

为什幺想要举办这次画展?李瑾伦说:「因为爸爸喜欢热热闹闹的。」

李荐宏家里原有三十几幅早先画展留下来的作品,3年前他对女儿说:「这些画都给你保管吧!」李瑾伦便将画载回高雄收藏,心理盘算着应该办画展,让大家有机会再看一次、再聚一次。她说:「父亲喜欢热闹,喜爱大家一起看画,欢喜因画而聚集在一起的氛围。也因为父亲不再作画了,这场画展的意义更是无比重要。」

这项提议刚提出时,李荐宏并未答应,原因是这些画都是展出过的作品,而且不够好,「好看的都被买走了。」不过李瑾伦有不同想法,她认为画作展出的意义,与这些作品从艺术家眼中看到的好坏是不相干的。

「我们一起来联展好不好?」向来抗拒和父亲同框同台的她,抛出了这句话。

母亲的支持也是关键。李瑾伦的母亲说:「画没有不够好的,因为每一幅都是很有意义的。」于是,「我是爸爸的女儿—李荐宏与李瑾伦父女联展」便成了生命的传承与连结,是轨迹,也是交棒。

时代浪潮上的父亲

访谈中,一家人回顾往事,时间与记忆总是兜不拢。李瑾倫与父母常七嘴八舌地说:「没有啦!」因为三人在彼此的时间轴中试图连连看,连出各自的位置。

1987年到日本筑波大学客座,让李荐宏画出人生最灿烂的时刻。是年,他走访石川县、山形县、秋田县和北海道,笔下的日本风景,描绘大自然的宁静与人类的渺小,天人合一成了他独特的自然视野与谦卑情怀。覆雪的远山,初雪的田地,与彻骨冰寒的冬日河水,天地苍凉映照着通透的藍天。

李瑾伦和母亲都喜爱李荐宏画作中的天空色,接近土耳其蓝,在当时是很大胆的用色。李荐宏的用心独具,可从获得全国青年画展水彩组第一名的抽象画作〈商展夜景〉看出。1960年他第一次參观台北商展,虽然仅走马看花,却对奇異新鲜的会场与满是霓虹灯的台北夜景留下深刻印象,回到家便一鼓作气画出〈商展夜景〉。


专访》确认彼此生命的位置:我是爸爸的女儿─李荐宏与李瑾伦父女

〈商展夜景〉

李荐宏坦言,凭印象画出商展的一个角落,对他是极大胆的突破。此画对应了当时台湾的急遽变化,该年现役的美国总统艾森豪来台访问,无人能预料到后来中美会断交,而台北的人口数年内迅速成长超过百万。

在1992年的〈夏日戏水〉画作里,兩名年轻男子裸身蹲坐在溪边巨大的白灰岩石上,青年的自在显得落落大方,与自然格外契合。聊及这幅画,李荐宏兴致盎然。他表示,任教台北工专的时候,经常带学生到乌来裸泳,还笑称,他是第一个跟学生裸泳的老师。此话一出,众人笑开怀。


专访》确认彼此生命的位置:我是爸爸的女儿─李荐宏与李瑾伦父女

〈夏日戏水〉,收录于《李荐宏水彩画集》。本作虽不在此次展品中,但仍可于现场展出的画册中观赏

为什幺喜欢带学生裸泳?李荐宏回答:「那一刻师生的关係是平的,放下上对下的关係。」也因此,学生很愿意与他分享心事和祕密,也算是为离乡求学的学生提供了解闷排忧的出口,陪伴他们度过烦恼的青春岁月。

1992到95年间,李荐宏的作品不乏以学生当模特儿的人像画。李瑾倫说,有阵子父亲画很多人体画,母亲并不喜欢。李荐宏则严肃回应:「人体画是必要的,是自我发掘。」

李荐宏解释,人体是绘画题材中最难画的,比例不对,画就不对。人身处在乖张的社会中,总要面对与人应酬的角度问题,画笔看似勾勒人的神情,却也蕴含处事视己的比例法则。

不愿给画家父亲看作品的女儿

李荐宏和学生的感情好得没话说,学生婚前会带另一半见他;结婚时,他以画作为新婚贺礼,一份最大的祝福。访谈中,他感谢学生在他举行个人画展时前来看展,甚至购画支持。提到某位得意门生后来不甚顺遂的境遇,他落寞感叹,关心之情溢于言表。

回想与恩师李石樵的关係,李荐宏提到,李石樵当年反对他报考师大美术系,曾说:「你的画不输给那些老师。」然而阴错阳差,李荐宏没考上美术系,考上国文系。忆及往事,他庆幸自己的际遇及选择,国文系的训练,为往后的创作与设计累积了必须的人文素养。


专访》确认彼此生命的位置:我是爸爸的女儿─李荐宏与李瑾伦父女

李荐宏于高中时绘製的静物画,由周英老师留存,过世后其家人归还

「在还不确定未來人生风景的时候,面对现状,我不要丧气失望或是失去信心。我的未来有美好的风景,我要坚持做自己相信的事。」李瑾伦在《那些胖脸教我的事》里,对自己选择绘画之路有个信心喊话。

李荐宏并没有因为自己喜欢绘画,便支持李瑾倫当画家。遥想当年,李荐宏唸美术科,是父亲帮他报名的,让绘画成为他这辈子最重要的一件事。然而李荐宏总对女儿说:画画没有出路,没有前途,会养不活自己。

李瑾倫成为插画家后,一开始还会听取父亲的意見,「他都会说,这样也不错啊,这样是一个童趣。」李瑾伦回忆,当时一听就生气,觉得父亲并不懂她的画,于是气呼呼回说:「你不懂啦!」从此,乾脆不再给父亲看她的作品。

如今,面对女儿的作品,李荐宏深切地表示:「她很专业。」从来没听过父亲如此正面评价自己的李瑾伦,感到无比的感动。


专访》确认彼此生命的位置:我是爸爸的女儿─李荐宏与李瑾伦父女

李瑾伦于国外出版的作品

李瑾伦忆起小时候,她偷偷拿父亲的颜料和画笔作画,以为用父亲的笔便会画得比较好、比较神气。偶尔被发现了,顶多就是斥责几句,「不可以乱用,要物归原处。」等长大后,父亲的画笔彷彿是通往时光隧道的钥匙,打开之后,看到以前的自己仰望父亲,了解当时崇拜父亲的心。

原来那时的世界长这样

为了此展,李瑾伦整理出父亲三十多幅水彩作品,加上自己的《宝宝喜欢吃》及《宝宝不想睡》原画稿件。其中,她印象最深刻的是一张已泛黄,比她年纪还大的作品〈淡水河边〉。站在画作前观看的李瑾伦,透过画布跨越时空,想像作画时的父亲,了解原来那个时候的世界是长这样。循着笔触看见父亲挥笔的轨迹,同是画家的她也深觉有趣。


专访》确认彼此生命的位置:我是爸爸的女儿─李荐宏与李瑾伦父女

上:《宝宝喜欢吃》原画;下:〈淡水河边〉

在父亲的众多画作中,李瑾伦最喜欢的是〈日本农家〉,那是一幅描绘日本农舍的作品,室内的长椅旁有几个条纹抱枕。李瑾伦时常站在画前,想像屋里的生活,她说:「爸爸的画不只是一张画,是动画,会动的画,可以感受到屋里的空气是流通的。」


专访》确认彼此生命的位置:我是爸爸的女儿─李荐宏与李瑾伦父女

〈日本农家〉

「生命的路径上一直都在抉择,永远不知道走下去,是花园美景还是荒山野外。」李瑾倫在《那些胖脸儿教我的事》说:「配备要拿好,信心要抓着。」

李荐宏和李瑾伦父女以爱为配备,邀请读者相聚,共享赏画的时刻。

▇活动资讯

专访》确认彼此生命的位置:我是爸爸的女儿─李荐宏与李瑾伦父女

日期:2019.07.29(一)~08.17(六)时间:09:00~19:00(例假日13:00~17:00)地点:台北科技大学艺文中心(台北市忠孝东路三段一号,近捷运忠孝新生站4号出口)主办:灰灰基地美术馆、本东仓库李瑾伦作品
呼唤我的猫
The Pawed Piper
文:蜜雪儿.罗宾森(Michelle Robinson),图:李瑾伦,柯倩华译,上谊文化公司,300元,【内容简介➤】子儿,吐吐25週年纪念版(中英双语,附CD)
文、图:李瑾伦,信谊基金出版社,300元,【内容简介➤】超级完美的潘百丽老师
Totally Wonderful Miss Plumberry
文:迈克.罗森(Michael Rosen),图:李瑾伦,林真美译,和英,270元,【内容简介➤】好乖的PAW
Good DogPAW
文、图:李瑾伦,和英,260元,【内容简介➤】一位温柔善良有钱的太太和她的一百只狗
The Very Kind Rich Lady And Her 100 Dogs
文、图:李瑾伦,和英,260元,【内容简介➤】

相关文章